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疫情風暴中心的“生命擺渡人”:快遞小哥汪勇的逆襲之路

2020-04-05 14:31  來源:中央政法委長安劍  責任編輯:黃雨婷
字號  分享至:

35歲的武漢快遞小哥汪勇突然“紅了”——

《人民日報》稱贊他是抗疫時期的“生命擺渡人”,《新聞聯播》評價他“聚攏溫暖、守護英雄”,有媒體開始稱呼他“平民英雄”,還有人尊他“義士”或者“大俠”。

從保障醫護人員日常出行,到為金銀潭醫院解決用餐問題,再到給醫護人員修眼鏡、買拖鞋……在國內疫情形勢最嚴峻的時刻,在疫情的風暴中心武漢,凡人汪勇毅然決然地走出了第一步,從一名快遞小哥成為了醫護人員的“大管家”。

今天我們要講的就是這一步背后不為人知的故事……


大年初一的逆行——“第一天腿都在抖”

大年三十的晚上,汪勇看到了一條朋友圈:金銀潭醫院的醫生護士求助,需要車將他們送到盤龍城。

汪勇做了半天心理斗爭,最終編了個謊話,瞞著家人出了門。

第一次接送的是金銀潭醫院的一名護士。雖然事先對于自己被感染的風險有了預估,可是當真正和剛從醫院出來的醫護人員同坐一車的時候,汪勇還是感到害怕。

“她真正坐上來的時候我有點慌了。當時疫情造成的恐慌是特別嚴重的,每個人都覺得這個是很致命的東西。”汪勇回想起自己當時的狀態,“兩條腿抖了一天。”

送金銀潭醫院護士回家后,群里的用車需求還在不停出現。雙腿發抖的汪勇決定繼續接送別的醫護人員。大年初一的這一天,他接送金銀潭醫院的醫護人員超過30人次。與平時開網約車不同,他開車的目的不再是為了掙錢。

“從第一個乘客下車開始,他們都想給我錢。”可汪勇不僅拒絕了他們,還對他們每個人說:“有需求了和我說,我能來接你就一定來接你。”

“我也怕出事,畢竟每個人的身后都有家庭。”可是,思來想去,汪勇實在不忍心看醫生護士們每天辛苦堅持,睡在科室的靠椅上不說,還要自己走回家。“我就說我多接一點嘛,哪怕接10天,萬一染上了,我就到醫院去。”

從一個人到一群人——“辦不辦得成我不知道,但我一定要去辦”

兩三天后,汪勇發現憑一己之力無法滿足金銀潭所有醫護的出行需求。他開始把金銀潭醫院需要用車的信息往其他群里發送,并招募志愿者,要求必須是“獨居、有防護裝備的人”。二三十人的車隊很快組建了起來,但由于用車需求實在太大,沒過多久就跑壞了3臺車。


隨著支援武漢的醫療隊越來越多,汪勇希望有更多的力量加入,滿足醫護人員的用車需求。通過在朋友圈發布求助信息,他聯系到了一家共享單車的負責人,在醫院附近大量投放共享單車,滿足了醫護人員短距離的用車需求。

之后,汪勇和其他志愿者又聯系到了一家共享電動車公司,在金銀潭醫院周圍投放了四百輛電動車,滿足了更遠一些的交通需求。同時,汪勇跟一家網約車公司商議,希望他們加入,幫助解決醫護人員的出行問題。

“這個事情辦不辦得成我不知道,但我一定要辦,一定要去溝通。”

網約車公司的加入極大緩解了志愿者司機的壓力。后來政府開通了從醫院到醫護人員住所的通勤車,交通問題得到根本性解決。

隨著接送的醫護人員越來越多,汪勇對醫院抗“疫”現狀更加了解:醫護人員眼鏡戴在護目鏡里容易壞,手機屏碎了,需要買拖鞋、指甲鉗、充電器、秋衣秋褲……生活上有許多瑣碎的需求。一開始,許多需求只是“粗暴”地轉發,而在資源逐漸被整合后,只要在志愿者群里喊一聲,很快就有人來幫忙。


解決醫護用餐問題——“這輩子再不會經歷這么有成就感的事”

在逐步解決交通問題的同時,汪勇得知,一些援鄂醫療隊夜班休息時沒有飯吃,就給他們提供了不少方便面,醫護人員吃了一周后發了個朋友圈:“好想吃大米飯啊!”這讓汪勇很受觸動,“過來救命的恩人,我必須得讓他們吃上白米飯。”

汪勇開始聯系餐館訂餐,得知是要為醫務人員供餐,不少老板直接說“給你,不要錢”。由于缺乏資金,沒法給醫院免費,汪勇就只收食材費,自己還貼了不少錢。

由于嚴格的疫情防控形勢,能供應餐食的飯店太少了。在無法完全滿足醫護人員需求的情況下,汪勇多方聯系,終于找到了一位經銷商,對方愿意提供10萬件方便面,暫時解決了醫護人員的吃飯問題。

但汪勇還是想讓醫護人員吃上米飯,于是又通過朋友輾轉聯系上政府有關部門說明了情況。對方很快回應了,同意一家快餐生產廠家繼續生產,全力保障醫護人員用餐,只要求適時補辦手續。

“時間不等人,推一個小時推一天就不知道是個什么結果。”

一個下午,汪勇成功解決了這個難題。他說“這輩子再不會經歷這么有成就感的事了”,因為他的努力,金銀潭醫院的醫護人員不用再擔心吃飯問題了。

汪勇說自己是一個組局的人。出行、用餐,每組一個局,他就交付給一個人管理,再騰出手來做其他事情。因為平日里和醫護人員接觸得多,汪勇知道給他們提供生活上的支援有多重要。

“我們能做的不多,不能像醫護人員那樣在一線救死扶傷,我們做的就是后勤,能把他們的后勤保障好,他們就不用操心了。”

出名之后——“我只是恰好被放在了聚光燈下”

大年三十從家里出來后,汪勇的所有“資源”只有一輛車,但他漸漸變得“一呼百應”。事跡被國內外媒體報道后,汪勇做志愿服務溝通也更高效了。但汪勇說,他只是用自己串出了一張網,在這場疫情中,每一個人都是拿命在扛,“每一個付出的人都是英雄”,“我只是恰好被放在了聚光燈下”。

媒體的報道讓汪勇接收到了更多捐贈,更多欣喜也是更大壓力,“面對更多人的捐贈,一點都不能囤積,任何囤積都是浪費,比不拿資源還要浪費,因為如果你不拿這個資源,那么還有可能放到別的地方去發揮更大作用。我們只想一步一步去做,不斷地銜接上”。

隨著疫情形勢好轉,已經復工的汪勇還繼續參與志愿服務。每天早上先為酒店的醫護人員送早餐,隨后到辦公室打卡上班,公司也支持他把志愿服務做下去。最近,他關注到醫護人員長期高負荷工作的心理健康問題,對接了心理咨詢平臺,募集圖書,購買了一些零食、生活用品等,提高醫護人員生活質量。

2月底,汪勇終于從倉庫搬回家里居住。兩歲多的女兒很黏他,他離家的一個月里,常常因想他而哭泣,汪勇感到很愧疚。進了家門抱起孩子,汪勇笑著說,本來知道自己不能親她,“結果她主動親上來的,我躲都沒躲贏。”


現在,汪勇格外珍惜和家人相處的時光。他說,還是要堅持做對的事情,讓溫暖人心的力量得以傳遞,讓孩子以后長大了遇到事情,也能有擔當。

“累嗎?”經常有人問汪勇。

“扛得住這個階段命運給予你的艱難困苦,以后我可以扛得住自己所作的任何選擇。”這是他的回答。他相信自己,我們也相信他。

聲明:本文轉自央視網、中國新聞網、

國家郵政局網站、群學書苑、

@人民日報,在此致謝!

相關報道

向中國索賠疫情損失?唐寧街是這樣回復的.......

每天3分鐘,速覽全國法治新聞。

判賠215萬!央視國際訴聚力著作權侵權及不正當...

本案從司法層面探索了體育賽事節目保護路徑。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12小時不吃不喝,這是一線戰疫“擺渡人”的生...

成為戰疫“擺渡人”后,姜濤經歷了他之前人生從未有過的體驗。

七星彩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