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結識“酒友”發現“商機”,哪知道這才是噩夢的開始

2020-04-01 10:56  來源:北方法制報  責任編輯:李孟盈
字號  分享至:

原本無話不談的“酒友”,卻成了欺騙自己錢財的騙子;原本想通過進銷差價賺上一筆,卻不想落了個“竹籃打水一場空”。近日,琿春警方破獲了一起讓人啼笑皆非的涉疫電信詐騙案。

結識“酒友”發現“商機”

琿春市的李某最近手頭有點緊。已經30歲的他由于缺乏一技之長,始終沒有一個正經工作,偶爾打些零工,不是怕累就是嫌賺得少,這么多年也沒有什么積蓄。再加上家里底子薄,拿不出像樣的聘禮,如今仍是光棍一條。愁腸百結的他時常感覺苦悶,便不時到常去的一家小飯館點盤花生米、要二兩小酒,借酒澆愁。

一來二去,李某通過“酒友”認識了“同為天涯淪落人”的趙某:相同的年紀、相仿的家境,讓兩個人仿佛遇到了知音,沒事就在一起互倒苦水。說來說去中心意思就一個:怎樣才能掙筆大錢花花。

突然暴發的新冠肺炎疫情,讓李某看到了“商機”:現在口罩奇缺,趙某不是在韓國打過工嗎,說不定能弄到這種緊俏物資。于是,1月末的一天,李某主動找趙某喝酒。酒過三巡后,李某借著酒勁兒問趙某:“哥們,你在韓國有熟人嗎?要是能幫忙買點口罩,再加價賣出去,一只口罩掙10元錢,1000只就是1萬元,多好的來錢道啊。”說著說著,李某兩眼放光,仿佛看到了眼前一摞摞的鈔票在向他招手。

沉浸在發財美夢中的李某此時根本沒有注意到,身邊的趙某眼珠轉了幾轉,一抹幾乎不易察覺的狡黠笑容從他的臉上一閃而過。他應聲答道:“沒問題,包在我身上。”

李某不知道的是,從他的“鐵子”趙某滿口應承下來的那一刻起,他的噩夢就開始了。

“鐵子”發來的低價誘惑

李某向趙某發出“購貨需求”后的第二天,趙某就發來了一段微信聊天記錄。聊天記錄中,趙某與韓國的朋友“強哥”聊得火熱。“強哥”表示,他不僅有口罩貨源,還可以看在趙某的“面子”上,按購買1萬只KF94口罩以上才能享有的超低折扣價8.5元1只賣給他們。李某馬上加了“強哥”的微信,雙方很快就談好了細節,只等付錢。

“哥們,有錢大家一起掙啊,算我一個。”聽說李某和“強哥”達成了購買意向,趙某趕緊給李某打來電話,說他也打算做這筆生意。“吃水不忘挖井人,咱哥倆兒誰跟誰啊。”李某和趙某很快達成了“戰略共識”。2月1日中午,李某與趙某通過微信支付的方式,分別給“強哥”轉賬4250元,合計8500元,用于購買1000只KF94口罩。

頭腦發熱的李某從未細想過,與N95口罩同處于一個防護等級的KF94口罩,進貨價格絕不會這么便宜,對方怎么會做賠錢的買賣呢?他當時已經被“馬上就能賺錢”的欲望蒙蔽了雙眼,根本沒有想太多。到了晚上,李某覺得購買1000只口罩太少了,于是再次聯系趙某,要求加大購買量。這一次,趙某不僅答應得非常痛快,辦事也“敞亮”。

“你直接和‘強哥’聯系就行。這樣,我再給你轉6000元,加上你的錢就是一大筆,這樣能讓‘強哥’覺得你購買力強,下次還愿意和你做生意。”接著,趙某通過微信給李某轉賬6000元。李某心想,趙某這個“鐵子”真是不錯,不光介紹實力強的大老板給自己認識,還這么信任自己。等掙了錢,一定請他吃頓好的。于是,他又東拼西湊了9000元,一次性把1.5萬元轉給了“強哥”。

揪心的等待變成絕望

轉賬兩筆購買口罩款項后,李某就開始了漫長的等待。如果說起初的幾天他還滿懷期待,可隨著日期的無限拖延,他的期盼變成了種種不確定,對方的閃爍其詞讓他揪心,賺錢的美夢顯得愈發不真實起來。

“強哥,貨發出來后把單號給我。”

“好的,預計2月4日能到延吉。”

“強哥,貨發出來了嗎?怎么還沒給我單號?”

“兄弟,疫情防控期間物流慢點也正常,

耐心等待吧。”

終于,當李某第N次追問物流信息時,“強哥”給他發來了如同晴天霹靂般的回復——“海關把口罩扣了,查我呢……就說不認識我啊……”

“還能拿出來嗎?”李某幾乎是在絕望中發出了詢問。

“不知道,現在查我的工廠呢。”

“我知道了,那錢怎么辦?”

這條消息發出后,對方就不再回復李某的任何消息,如同人間蒸發一般銷聲匿跡了。

此時已是2月下旬,期盼了一個月后卻落了個“竹籃打水一場空”,千呼萬喚都得不到回音的李某,發財的美夢早已破碎。無奈之下,他聽從家人的建議,到琿春市公安局報案。

在公安局,李某異常沮喪地告訴民警,他被一名身在韓國、自稱“強哥”的男子詐騙了人民幣1.325萬元,和他一起被騙的還有自己的“鐵子”趙某。

驚掉下巴:“受害人”竟是騙子

接到報案后,琿春市公安局黨委高度重視,認為這是典型的涉疫違法犯罪行為,必須嚴打。局黨委責成主管刑偵工作的副局長全浩掛帥,成立了由刑警、網安等部門組成的聯合工作組,力爭迅速偵破此案。

“是趙某嗎?我是琿春市公安局刑警隊的,有一起案件請你協助調查。”聽了李某的講述后,辦案民警馬上致電趙某,請他到公安機關配合取證。

然而,隨著偵查的不斷深入,越來越多的線索和證據都表明,“強哥”很有可能就是“受害人”之一的趙某。于是,偵查員果斷出擊,將趙某再一次傳喚至公安機關。審訊中,趙某破綻百出、前言不搭后語,很快就敗下陣來,終于承認自己就是“強哥”。

當警方把審訊結果告知李某時,他差點驚掉下巴——弄了半天,“強哥”居然就是他認為最“鐵”的朋友——同為“受害人”的趙某。

李某之前不是沒懷疑過趙某,因為“強哥”是趙某介紹的,但一來趙某也跟著“投了資”,二來第二次交易時趙某還主動給自己轉賬6000元。直到去公安局報案后,把前因后果反反復復想了好幾遍,他才漸漸明白過來,自己可能是被這個最“鐵”的哥們騙了。他也曾做過最壞的打算:趙某和“強哥”可能是同伙。可他從沒想過,趙某就是“強哥”。

“表演帝”自編自導唱“雙簧”

這樣看來,趙某真稱得上是“表演帝”,因為從頭到尾,李某都沒有識破他的真實身份。

據趙某交代,當李某向他表露了想要買口罩掙差價的想法后,同樣也想賺錢卻手頭拮據的趙某便心生一計:利用自己的兩個微信號,自編、自導、自演了一出“鬧劇”,制造種種假象迷惑李某,從而把錢騙到手。

為了讓李某對自己深信不疑,趙某甚至假裝合伙賺差價,出錢和李某一起“投資”。而事實上,他除了第一次支付了4250元,第二次支付的6000元只是把第一次從李某那里騙來的錢加上個零頭轉給對方而已。最終,這筆錢又回到了他的賬上。就這樣,趙某兩次共詐騙李某人民幣共計1.325萬元。

可是,讓趙某始料未及的是,李某萬般無奈之下會到公安機關報案。當警方讓他配合調查時,趙某便成了驚弓之鳥。膽戰心驚的他強自鎮定心神,繼續演戲,硬著頭皮來到公安局,以受害人的身份陳述了案件經過。可是,他的表演終究逃不過專案組民警的火眼金睛,他看似毫無破綻的證言,在偵查員面前變得不堪一擊。

趙某到案后表示悔罪,并上繳了詐騙所得錢款,李某被騙走的錢總算失而復得。目前,趙某已被琿春市公安局取保候審,案件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警方提示

目前,口罩的供應量完全能夠滿足市民的日常購買需求,請不要輕信他人所謂的“特殊渠道”和“超低價格”,讓我們一起守法規、盡義務,為國家全面戰勝疫情作貢獻。

如發現自己被騙,請第一時間撥打110報警電話,并保存相關證據,便于警方盡早破案,避免財物損失。

相關報道

向中國索賠疫情損失?唐寧街是這樣回復的.......

每天3分鐘,速覽全國法治新聞。

判賠215萬!央視國際訴聚力著作權侵權及不正當...

本案從司法層面探索了體育賽事節目保護路徑。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12小時不吃不喝,這是一線戰疫“擺渡人”的生...

成為戰疫“擺渡人”后,姜濤經歷了他之前人生從未有過的體驗。

七星彩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