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湖北十堰犧牲民警呂明東:連續戰疫68天未回家,他在筆記本上寫下這些話

2020-04-05 09:01  來源:湖北長安網  責任編輯:黃雨婷
字號  分享至:

呂明東,男,44歲,中共黨員,1999年11月參警,生前系湖北省十堰市公安局鄖陽區分局楊溪派出所所長,二級警長,二級警督警銜。曾連續三年被評為優秀公務員,因工作突出被十堰市公安局記個人三等功1次。4月2日,連續68天戰斗在抗疫一線的呂明東因勞累過度誘發心源性猝死,犧牲在崗位上。

“太好了,我要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呂所長,感謝他的幫忙!”4月2日,村民黃玉林興沖沖地來到派出所,準備將自己拿到1.3萬元賠償金的消息告訴呂明東。然而,當他來到派出所時,卻聽到了噩耗:4月2日的清晨,十堰市公安局鄖陽區分局楊溪派出所所長呂明東因勞累過度,誘發心源性猝死,不幸犧牲。

這個消息更令呂明東的妻子鄧宇悲痛欲絕。昨晚,她還和呂明東打了電話,讓他明天中午一起到她母親家吃飯,算是補個“團年飯”。本以為這是一家人分別兩個多月后的溫馨團聚,不成想卻成了夫妻二人的訣別。

連續68天戰斗在抗疫一線

從警21年,呂明東先后在六個基層所隊工作過,2019年9月起任楊溪派出所所長。1月25日,大年初一,正在所里值班的他接到全警返崗抗疫的命令后,立即召集全所5名民警、5名輔警返回崗位。

楊溪鎮鄰近城區,209國道穿境而過,是鄖陽區人口較多的鄉鎮。近年來,為落實精準扶貧政籍,楊溪鎮青龍泉社區新建了大型異地扶貧搬遷小區。這里有2000多戶6000余人集中居住。因新居民來自全區各個鄉鎮,各類矛盾糾紛相對突出,社情復雜。

疫情期間,呂明東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就來到社區,一邊安排民警在社區外的卡點值守,一邊配合衛生防疫部門進行入戶調查和防疫消殺,經常走訪到深夜。和呂明東一同值班的民警尚良偉記得,雖然天氣很冷,每次入戶走訪結束,脫下防護服后的他們,警服總會被汗水浸透。

妻子鄧宇回憶,疫情發生后呂明東一直忙在所里,住在所里,每次給他打電話,不是在執勤,就是在走訪入戶,通話都很匆忙。簡短地說上幾句之后,呂明東就不得不掛斷電話,繼續工作。經常到深夜,鄧宇也等不來丈夫的回電。

年輕的輔警余鵬飛最后一次和呂明東接觸是在4月1日23時,當時正路過呂明東的宿舍窗口,他聽到剛剛躺下的呂明東鼾聲大作。

“呂所是太累了……60多天,連我這樣身強體壯的年輕人都感覺非常疲憊,何況是他。”但余鵬飛沒想到,這竟是最后一次聽到呂所熟悉的鼾聲。

“跟我上”,他如是說,如是做

翻開呂明東生前的工作筆記本,2月28日的日記頁眉上他親筆寫下“跟我上和給我上”。在“跟我上”幾個字下面,他又用黑筆畫上了兩條粗粗的著重線。

“呂所平時就是這么要求自己的!”年輕民警尚良偉對呂明東寫下的這句話并不意外。

2月20日,楊溪派出所接到青龍泉社區干部的報警電話,轄區一名外來人員與確診患者有密切接觸,且有疑似癥狀,拒不服從社區人員的隔離要求,與社區人員發生矛盾沖突。尚良偉穿戴好防護裝備,正要出發時,卻被呂明東攔下,“你們年輕人就不要去了,我有兒有女,我去吧!”

把危險留給自己,把安全留給同事,呂明東不是第一次這么做。抗疫期間,但凡是有風險的人員、場所,呂明東總是沖在最前面。

2月下旬,衛生防疫部門下發了20余高危人員名單,要求公安機關配合進行流行病學調查。呂明東二話沒說,把所里工作交給教導員,自己帶隊下沉社區,對20余名對象進行逐個摸排。

隨著疫情的發展,楊溪鋪鎮也建立了隔離點,按工作要求,隔離點必須有民警值守,因為擔心隔離點感染風險大、年輕民警粗心沒經驗,容易引發不必要的傷亡,呂明東對教導員陸濤說“這事就咱倆上”。隨后的一個月里,呂明東和陸濤輪流值守隔離點,直到隔離點所有人的人員清零。

群眾的事總是比自己的事重要

“這么好的人,咋說沒就沒了?”4月3日,青龍泉社區村民陳迪富對呂明東不幸離世嘆息不已。

在他的印象中,呂明東為人低調,一點架子也沒有。陳迪富是貧困戶,是呂明東的幫扶對象。疫情期間,呂明東借著常駐青龍泉社區的便利,隔三差五到陳迪富家中看望。每次上門,呂明東總會帶些生活物資和防疫物資。

看到呂明東對包保戶這么好,同事還曾打趣地說:“呂所,你對貧困戶咋比對嫂子還好呢?!”

其實,呂明東不只對貧困戶好,他是對所有群眾都好,在他的眼里,群眾的事就是天大的事。在關懷群眾的同時,呂明東還用真情守護著一方平安。

3月9日,呂明東帶著輔警余鵬飛在青龍泉社區卡點值勤,發現一名年輕女孩冒著小雨沿著209國道漫無目的地走著。

經詢問得知,女孩年僅15歲,年前到從房縣到鄖陽區朋友家來串門,因疫情封控,被困朋友家50余天。當日因與朋友口角,便負氣從出走,原打算想辦法回房縣,無奈交通封鎖,只能流落街頭。

“孩子,快趁熱吃了吧!我的兒子跟你差不多大,你受苦了,叔叔一會兒送你回家!”呂明東立即將其帶回派出所,為其下了一碗熱氣騰騰的雞蛋面,并悉心安撫。

趁女孩狼吞虎咽的間隙,呂明東迅速與其戶籍所在地派出所及家屬取得聯系,隨后驅車150余公里,將其安全送至約定見面地點。

“平安是福,健康是福!”在整理呂明東遺物時,妻子看到他工作筆記中這樣一句話,頓時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緒,“我們已有60多天未見面了!你答應等不忙了,好好陪陪我和孩子啊!”她抱著呂明東生前鐘愛的警服,哭聲令人心碎。

相關報道

向中國索賠疫情損失?唐寧街是這樣回復的.......

每天3分鐘,速覽全國法治新聞。

判賠215萬!央視國際訴聚力著作權侵權及不正當...

本案從司法層面探索了體育賽事節目保護路徑。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12小時不吃不喝,這是一線戰疫“擺渡人”的生...

成為戰疫“擺渡人”后,姜濤經歷了他之前人生從未有過的體驗。

七星彩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