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開庭2152場,調解20628次!云審判確保公平正義“不掉線”

2020-04-02 19:10  來源:人民網  責任編輯:聶明鏡
字號  分享至:

“被告人潘某,是否能聽清我說話?”“可以”。近日,湖南省醴陵市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運用遠程視頻形式,“無接觸式”公開開庭審理了一起妨害公務、尋釁滋事案。

審判現場,審判員、人民陪審員、公訴人、辯護人、被告人等佩戴口罩,在審判庭、看守所內進行隔空質證和庭審陳述,共同參與了這場在線遠程視頻庭審;這僅是湖南各級法院運用智慧法院建設成果、信息化手段開展審判執行工作的一個縮影。

目前,湖南網上法院、人民調解平臺、湖南移動微法院等便民訴訟平臺,為當事人及其訴訟代理人提供網上立案、網上繳費、網上調解、自助立案等不間斷便民訴訟服務;保障當事人各項訴訟權利,確保疫情防控、審判執行兩不誤,讓公平正義“不掉線”。

各方訴訟參與人通過視頻線上參與庭審。岳陽中院供圖

現狀:云庭審在線審判數量逐漸增長

“重點做好庭前‘功課’,想方設法保障人民群眾訴訟權利。”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成員、副院長姜躍軍在結束云庭審,聽取各方當事人對庭審方式給出的評價后說道。

連日來,岳陽中院運用“云間”視頻審判系統對86起商品房買賣合同糾紛案件合并開庭審理。5名合議庭成員、2名上訴方代表及各方當事人的4名代理人分別通過視頻連線參與云庭審;庭審節奏緊湊,各方訴訟參與人充分表達了意見。

今年2月中旬,最高人民法院印發《關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加強和規范在線訴訟工作的通知》,對全國法院推進在線訴訟做出全面動員,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對此快速做出部署,聯系相關技術公司為全省法院緊急開通互聯網庭審服務。

同時,下發通知要求疫情期間庭審活動原則上采取互聯網庭審方式進行,發放各類用戶手冊、進行相關宣傳,方便當事人通過網絡參與訴訟,保障庭審、聽證、調解等訴訟活動能順利進行。

“去年以來,湖南法院系統已開始試運行網絡庭審,進入2020年遭遇新冠肺炎的特殊情況后,‘隔空’庭審正好用到了點子上,解決不少實際問題和困難。”湖南高院新聞發言人李宇先介紹道。

根據統計,2020年1月1日至3月31日,湖南各級法院共通過互聯網開庭2152場,其中長沙市岳麓區法院、張家界中院開庭已超過100場;全省法院線網上調解累計達到20628次。

常德市中級人民法院通過“云開庭”方式審理一起信息公開行政復議決定案件。常德市中級人民法院供圖

變革:節省人力物力成本、效果好

3月25日,常德市中級人民法院通過“云開庭”方式審理一起信息公開行政復議決定案件,各方在不同場所,無人員聚集狀態下,通過互聯網實現北京、澧縣、常德三地的原告、被告、法官同步庭審,經審理當庭判決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疫情期間,這樣的在線辦案形式不但解決老百姓的燃眉之急,同時也讓基層法院看到智能網絡化后的更多可能性,原來不能實現的事今后將沒有困難。

“遠程視頻庭審最大限度地減少人員聚集,避免疫情傳播,而且刑事被告人無需法警在看守地點和法院之間往返押解,杜絕押解安全隱患。”湖南高院審判監督第二庭三級高級法官、審判員王琳發現云庭審不僅節省訴訟成本,審案效率也有了提升。

通過這次疫情,湖南很多法官親身接觸到了在線審判,一些案件得到順利辦理,還有一些案件通過云庭審進行調解,取得很好的司法效果和社會效果,對于基層法院案多人少的情況將有一定的借鑒運用依據。

而隨著互聯網科技的發展,云庭審其獨有的便利性和易用性會被更多人接受。在一些類似新冠肺炎防控等特殊時期,或一些當事人或其訴訟代理人確因特殊原因無法到達現場的案件,采用云庭審模式進行開庭,將會是現場庭審的有效補充。

“對案件事實清楚、證據充分、雙方爭議不大的案件,采用云庭審進行開庭審理將會是未來的一種發展趨勢,既減輕當事人來回奔波的負擔,也提高了審判效率,對審判模式也將優化提升。”王琳法官說道。

益陽桃江縣人民法院庭審現場。益陽桃江縣人民法院供圖

未來:將在訴訟中發揮更重要的作用

“云庭審是為便利當事人訴訟而推出的一項全新的信息化技術手段。特別是在疫情期間的運用,云庭審化解了我的壓力。”王琳法官介紹,信息化系統運用前他忐忑不安,怕自己的愚鈍影響工作;正式庭審前他與書記員一起模擬多次,將中間碰到的問題一個個解決,有幸運用云庭審一次性化解兩地兩案較大標的糾紛。

今年和王琳一樣首次使用云審判的法官不在少數,如何快速適應、運用信息化系統,讓年紀偏大的法官轉變思想觀念,通過后期的培訓和推廣應用,才能使云審判在更大范圍內推廣使用。

目前,全國法院的云庭審還處于起步和探索階段,對于云審判推廣運用過程中暴露出的一些問題,各地法院系統正在積極探索中逐步完善。

比如云庭審中當事人身份認證、證據交換、筆錄、協議等確認與簽字等細節問題還需要不斷改進和完善,畢竟與現場庭審相比有一些差別。

同時,關于采取互聯網庭審的方式進行開庭審理的法律依據尚不完善,只有互聯網法院的網上庭審活動通過試點方案進行了明確,疫情期間利用云庭審開庭只是臨時應急措施;互聯網庭審模式真正要普及還需要通過修改現行法律來對予以認可和明確。

另外,云庭審與現場庭審相比,還是存在一些方面的不足,如部分證據的認定、庭審紀律和庭審進程的掌控、法庭嚴肅性等問題。對此,李宇先表示,隨著社會、科技的發展進步,云庭審的使用率一定會越來越高,發展成為現場庭審的有效補充,在今后的訴訟活動中發揮更重要的作用。

相關報道

向中國索賠疫情損失?唐寧街是這樣回復的.......

每天3分鐘,速覽全國法治新聞。

判賠215萬!央視國際訴聚力著作權侵權及不正當...

本案從司法層面探索了體育賽事節目保護路徑。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12小時不吃不喝,這是一線戰疫“擺渡人”的生...

成為戰疫“擺渡人”后,姜濤經歷了他之前人生從未有過的體驗。

七星彩开奖时间